「來來往往之間,我們在不同的地方注入了情感。

 

而人透過記憶與感知,將一個又一個真實的房間納為自己腦海中永存的回憶。」  7號(房)展覽於台北和香港

 

 

延續(房)的概念中對於空間與人類的情感探索,此次7號(房)特刊:Un Nomade覽名稱取自策展人Yen游離於台灣,正處於法國離鄉背井的生存狀態。Nomade 在法文中代表著游牧者、流浪者。Un是一個的意思。

 

透過觀看三位藝術家Cindy、黃至正及黃向藝的作品,映照出游牧般的生存形式和生活經驗。從地理到心理的環境,經歷數百年歷史的文明洗禮,台灣這塊土地亦猶如游牧者,游移於尋根溯源、自我認同,包容汲取各種相異的文化。7號(房)特刊:Un Nomade意指「一個游牧者」,泛指觀看者、策展人、藝術家,或是民族國家,連結人們腳下熙熙攘攘,自身流動於不同文化、土地之間的情感交流,作為召喚獨有記憶的媒介,探索周遭社會文化環境和價值觀。

 

Cindy自幼隨家人移居馬來西亞開始,似乎就決定了她表達情感的方式。回台後以隨手取得的原子筆,Cindy塗鴉模仿童年所見的坎貝爾濃湯罐,複製重現商品符號等大眾流行文化主題,一筆一劃產生印刷般效果的墨水筆痕。Cindy透過人為機械的方式,在西方圖像語言中,注入亞熱帶高飽和色彩,回應圖像可被大量生產,從機械複製到數位複製的時代,反思並找回最原始而單純、根本的人性感動。

 

黃至正 接觸東方宗教思想,透過圖像拼貼、手繪、縫線手法,將動物的血肉和植物結合,心念使其靈魂在輪迴中續存。將物件以金箔之身顯現於深墨畫紙,體現生命的珍貴、脆弱與永恆,對應著游牧精神,人與自然共生,生命循環呼應四季更迭、人生悲喜。並利用金箔在光線下會反射周遭環境的特性,反映現世的人生課題。作品中以舞台上的鴿子比擬人類的生活,有著愛好自由的天性,卻逃不過被訓練眷養成賽鴿命運,就像是台灣社會規範的縮影。

 

黃向藝脫離遷徙至馬來西亞的華人家庭,赴香港和台灣留學、旅居的黃向藝,游移於僵化的性別框架之外,將自身的女性慾望寄居在美少年的身體裡。在亞洲三地父權宰制的社會中,黃向藝的水墨筆觸來自於女性的視角情慾壓抑和妄想,藉由描繪日本動漫文化男性角色細膩關係,重置觀看中的主客體相對位置和權力,墨色深淺的變化呈現濃烈的窺看慾望和隱身姿態,應對社會的道德高牆和性別框架

 

 

壁花兒 Wallflower | 林明慧個展   我在後事實-李怡璇創作個展   碎形山水 Fractal Landscape   如夢似幻-東明相個人創作展   半癲狂之境-李昕雨畢業個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