碎形山水

Fractal Landscape

陳衍儒 | 黃寶緯 雙個展

 

展覽時間:2017.2.11~2017.3.12

開幕時間:2017.2.12()15:00

展覽地點:b. SPACE實空間(台中市西屯區朝馬路76號)

  策展人:覃桂茂

 

雲不是球體,山不是圓錐體,海岸線不是圓,樹皮不是光滑的,閃電傳播的路徑也不是直線。 — 本華·曼德博 (Benoit Mandelbrot)

 

「英國的海岸線有多長?」碎形幾何學之父本華·曼德博從一個日常發想而發展出日後的碎形幾何學。碎形(fractal)源自於拉丁文“fractus”,指這些形狀的破碎與不規則。碎形(fractal)來自於對自然的觀察,從自然中我們很容易察覺其形狀會展現自相似性的對稱,無論如何放大或縮小,都極為相似;一個結構的一小部份,看起來就像整體一樣完整。由簡到繁、由有序到無序、由有限到無限,與大自然韻律相呼應,宛如是一個宇宙的縮型呈現。

 

碎形在「超扁平」(Super flat) 時代的發展,經過數位科技、動漫文化與電腦影像的影響,對新一代創作者的美感養成過程與創作發展策略,空間透視又回到扁平化的二度空間透視法的繪畫方式,除借法古美術的經典作品外,並揉入個人的生命經驗,挪用拼貼而繁衍出各自的山水樣貌。

 

「碎形山水」陳衍儒 | 黃寶緯雙個展,其中陳衍儒的「小山水」系列與黃寶緯的「後山水」系列,從水墨皴法所演化而來的幾何碎形,可看出兩位藝術家各自的發展脈絡,陳衍儒有意識地擷取經典的局部構圖,其「小」是相對於「大」,企圖要討論文化的主體性;黃寶緯的「後山水」比較接近多彩的工筆,由一而多的筆觸構築,堆疊出絢麗清新的個人山水。

小山水 no.11 (節錄自李唐-萬壑松風圖)

 

陳衍儒

 

小山水系列,陳衍儒挪用經典美術史中的畫作,並將之節錄,對他來說,是一種「擇其枝節,並以抄錄成作。」的創作方式。「小山水」系列作品,可以從「小」字來看,小山水之所以「小」,除了是為擇其枝節之作之外,更多的是來自於面對經典的「大」,經典之所以經典,便是其具備完整的美術史脈絡與美學系統,並在文化上具有超越作品本身的意義(不論是歷史上或是心理認同上的),在經典裡挑選那些局部的、片段的、不完整的、不被人重視的,每一個局部都將成為創作的新的可能。

 

中空石 No.06-像刺蝟般的盆景

而在形式上面,仍是以色塊與虛點為主的系統為主,也作了些部分的調整,在圖像的挪用過程中,不是以取捨或刪減的方式來重新製作,而是用自己的形式去做取代,因此也將更加具體,也添加了一些台灣景物的經驗,重新混和成適合小山水系列的組合;而延續中空石系列的空間錯視的視覺,藉由繪畫的先後層次,來產生底色與上層的色塊產生的裂斷美感,並受印象派的影響,在色塊與色塊的關係,刻意的製造出模糊與交織的狀況,由觀看者在眼睛視覺中混色,並產生新的刺激,逐漸製作出聚與散、碎裂與統合的視覺感受。

 



後山水 1

 

黃寶緯

 

後山水系列,主要以壓克力、油畫布創作,用類青綠山水的風格,並輔已大量的點,達到華麗裝飾的效果。在此捨棄了水墨媒材的創作方式,是想反思並刻意強調人工、裝飾、理性的特質。在南朝宗炳王微山水畫理論裡的「暢神」、「神明降之」與「竟求容勢」表明了觀察自然風景之外,並傾注畫家的思想來產生情趣。但是,現今的自然是建築在林立的高科技牢籠時代,被取代為是那五光十色的人工美景,希望藉此創作,除了重新思考傳統山水的創作可能性,另一方面則是對於現況來反思我們逐漸消逝的美好。

 

 浮游人繁衍計畫11

 

浮游生物,泛指生活於水中而缺乏有效移動能力的漂流生物,也是食物鏈中的最底層,就如同像社會中的基層,既無足輕重又極度被需要,卻默默維持社會正常運轉的重要細節,人的存在是基於會思考,能夠思考任何事物。所以將以人為主的本質、思維,隱喻至創作角色上,亦或是以其特質,暗喻在人性裡,以擬人化提示它門的存在意義,和觀者達到某一層面上的觸動和共鳴,並藉此暗喻自身的情感投射在紛沓的社會,就如置身在原初的自然環境裡那般地自得,雖渺小、但自在。

 

b. LAB X illustration | 日常召喚 Daily Calling    衡動之靜-李銘祥個展   日常召喚 Daily Calling 2.0   如夢似幻-東明相個人創作展   半癲狂之境-李昕雨畢業個展